2014年:感激与怀念

想要写写2014年已经很久,甚至春节电脑带回家的主要目的就是想总结自己的2014,遗憾的是到现在都没开始写,趁写ppt写累的瞬间来记录下2014的点滴。

2014年完成了几个重要人生的大事,例如有手术、老婆女儿落户、买房卖房;

//落户  春节过后,我们就开始忙碌着准备老婆和孩子落户的事情,4月份开始准备相关的材料,落户上海的首要条件就是女儿要先落户大田。但是因为老婆集体户口的原因,请小舅舅出面帮忙沟通才最终落户成功(中国的集体户口政策不允许孩子在集体户口中分户),期间也请二叔帮忙了好多材料。到五六月份才集齐84个月的社保记录,但是规定必须跑亲自回去开无犯罪证明,中间又是请小舅舅出面15分钟解决了按照规定2周的问题。然后,上海又要证明乡镇派出所是归属县派出所这种无理的要求,只好请小舅舅出面帮忙乡镇派出所开了个无犯罪证明,也意味着我们那次亲自跑回去没有意义了。然后就是等啊等,等漫长的批准流程直到2014年12月09日才最终落户上海。虽然过程中有很多很多的纠缠,还是感谢上海的居转户政策。

//手术 五月份在朋友的帮忙下,同济医院解决了自己的脂肪瘤,虽然医生觉得无关紧要,但是怕死我的毅然决然的选择手术。八月份的天看起来不错,终于有时间陪父亲回福建做了他自己将近三十年来一直想要做的手术,在手术室外的时间很煎熬,虽然有说有笑的在那,但是当时间远远的超过医生预估时间的时候,内心还是深深的不安,甚至紧张的还拉错了手术车。不过,结局还是相当的完美。

//小舅舅 在落户的过程中小舅舅帮了许多许多的忙,在自己人生的三十年旅程中,几个舅舅中最疼爱自己最没有距离感的就是这个小舅舅了,还依稀记得自己读六中的时候经常跑到外婆家蹭饭,因为舅舅的单位就在边上所以老是会碰见,每次舅舅都会塞给我一些生活费,依稀记得经常在公安局门口遇见舅舅的时候,他总会很严厉的要我抬头挺胸,还有很多很多的小故事保存在自己的脑海。所以,当9月14日听到在老家的父亲说起舅舅离开的消息,当下就像被打晕的感觉,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飞回福建送舅舅最后一程。这是2014年最伤感的事。

//买房卖房 国庆从福建回到上海,数数自己身上只有的二十万现金(两次的买房都是身上只有20万),于是决定卖掉自己现在的房子买个大一点的房子,一方面是个时候为女儿考虑以后读书的环境,另一方面孩子慢慢的长大总要有自己的房间,也是幸运的因为老婆银行的政策从原来的1.2倍利率降低到7折利率,最终10月28日签订了自己买房的合同。因为上家房东车位产权的问题,从11月份开始找材料,陪打官司,找关系核税等等,直到2015年的4月17日才拿到房产证,回想过程中发生的点滴,特别感谢过程中帮助的很多人,以及那些借款给自己周转两年的朋友们。

时间关系,简单的记录下自己的2014,怕时间的力量让自己忘记这些应该感激和怀念的人们。

22. 四月 2015 by Houhou
Categories: 随笔 DIARY | Leave a comment

2014年春节记事

我是个念故土亲情的人,所以小语出生的第一个春节必须返乡过年,所以接下来都是记录这次的感受。

关于亲情,别人会觉得过年是个麻烦的事情,到处走亲访友、请客吃饭、喝酒聚会等等。还有,你来我往的风土习俗红包,别人给小语的红包我返别人的红包,在别人看来是个毫无意义又麻烦的礼数,但是不就是这些互相往来的礼数,交织了一张张无需多言的感情网吗?相信这种情感不会消退会随着年龄的增加更加浓厚吧,这就是我的乡亲亲情,一辈子也改变不了。虽然这次也谈起老房子的事宜,不过时间还早。

关于友情,18年没见的好友,当年在城小看完射雕英雄传后还顶香盟誓,因为各自的学业事业家庭多年不见,但是一个个简单的电话几个早已不识面容的兄弟,开上车子直奔坑口水库喝酒聊天,30%的互相忽悠,70%的尽在酒中,就算喝到吐也还是淡淡的开心。见面总会让往事一点点浮现,范桂卿妈妈的香菇瘦肉依然是这么多年来最美味的美食,被我们号称高速公路的狗洞,校园里为好友站风追女同学的往事,农业局偷摘桔子实在没有勇气跳下脏水河被抓等等。

// 18年后还依然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更谢谢方新花能参加我们的聚会。第二天,还见了18不见不见的桂卿妈妈,可惜没来得及来份香菇瘦肉。

关于老友,大学每年寒暑假都回去广平聚上几日的习惯,最终在因为大家结婚工作的缘由停止多年甚是可惜,在我看来这个习惯早已不包含任何其它因素。不过,今年的聚会也依旧不例外的没有都聚在一起,福州守着太太的隆哥、大家没有办法保持一个时间步调等等,最终只能分别聚会了三天。最后的一天更是因为我和小语看老中医,最后我需六点去挂水而早早收场。

// 不过说句心里话,对我来说你们是我珍贵重要的朋友,虽然可能一年没几个电话,虽然有的几年才能见上一面。好吧,我到现在还很受伤被丫丫幽怨了。当孩子们慢慢长大,我们是否有机会每年都能找个地方聚上一次,而不需要那么多顾虑这孩子那个孩子?

关于六冲,春节终于跟上大家的脚步上火了,在去和大家聚会的路上迎面直来急刹车仅剩20公分的汽车,去挂水路上撞死山上飞奔而来的小松鼠,昨日被医生诊断为囊肿的后背,似乎都在立春之后迎面而来,但愿今年不那么霉运重重。

2014.02.05

05. 二月 2014 by Houhou
Categories: 随笔 DIARY | Leave a comment

瞎掰扯

我一直觉得人生很有意思,每个阶段你都会颠覆以往对某些事物的认识,然后重新的审视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其实,我想表达的是这么大的人了,我连自己的三观都没成型,是不是很值得欣慰的事情呢?

在那个情感因素横飞的年代,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职业的经理人是多么应该被全世界人民深刻的鄙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觉得职业经理人是多么的令人可敬。总有那些时刻,你会看到那些因为情感不愿意承认种种错误的人,他们是如此可耻的阻碍社会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程。

好了,其实以上都是我在废话,因为距离上一篇文章我可是距离了6个月,我都有点话痨的迹象产生了。而且作为有处女座潜质的我,实在不知道这篇毫无章法的文章会在我的博客存活多久,所以你知道我的文章和微博多少事因为看某个文字不对齐就被我删除的吧。

30. 十月 2013 by Houhou
Categories: 随笔 DIARY | Leave a comment

家有女王

2013-05-05 20:22注定成为我们家最重要的纪念日,我们家的小女王诞生在上海长宁妇幼保健院,出生时6.8斤重,顺产(产钳)。

03:20左右,小语妈妈把我叫醒,那个时候已经破水并有出血,迷迷糊糊中爸爸快速的从次卧爬到主卧。第一次面对破水有点手足无措,到底是正常的出水还是破水?小语爸妈纠结了片刻之后打给王旭阿姨,不过她在睡梦中呢,爸妈决定还是呼叫120,两个人互相安慰道:大不了就当是演习吧…

04:00左右,顺利办理入院手续,小语妈妈被安排到了产房,爸爸由于带了太多小语的东西被医生拦在外面。万般无奈之下,小语爸爸只好打电话给张瑜阿姨来帮忙看东西,可怜还在发烧的张瑜阿姨…

从凌晨一直到下午18点30,小语妈妈才开全了十指。不过痛苦的还在后面的过程,各种的原因,医生在8点的时候决定帮助小语从妈妈的肚子中出来,过程中小语的额头还给擦破了点皮,爸妈到现在还是很心疼呢~

刚出生,小语的哭声不是太响亮,被医生隔离到了婴儿房,不过很开心的是护士姐姐说小语正常,我们回到病房小语就可以陪爸妈回去了。

在这个过程中,小语爸爸就顺便群发短信告诉家里的亲戚朋友,我们可爱的小公主诞生啦~

10. 五月 2013 by Houhou
Categories: 随笔 DIARY | Leave a comment

机器猫没有时光机

总结与计划是每年这个时刻最重要的两个词,今年毫不例外的又准时出现在我的日志中。如果用几个字来总结的话,试错和学习应该是能很好诠释今年的。

2012年的工作大部分都在打基础,建立部门招募成员、建立规范推广标准化文档、产品设计的全程介入,感觉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偏具体的执行,貌似很难和战略业务这几个字扯上关系。

试错,每个人都会犯多多少少的错误,我也不例外的在这一年犯了很多的错误,在一些新流程上有点太过于主观臆断,至少最终在执行的过程中连内部都很难有很好的衔接;在人事关系上,继续发扬我的简单单纯风格,大大咧咧的捅着一个又一个的篓子,不过自己还是保留着简单的一面也挺好的;在新业务的拓展上,没有很好的帮公司在战略方面有好的推动,连自己在总结的时候都会觉得我们越来越4A了。

学习,跟着自己葱白的老板学习着策略,然后一点点的努力站在更全面的位置来看自己做的事情,其实也是成长了很多很多,不过我一直是通过贬低自己的方式来激励自己成长,就不多花费言语。

既然2012年是打地基的一年,那么对于自己和部门来说今年尤为重要,我们需要在原有的业务领域提升一个台阶,但是更要对得起自己战略业务总监的Title,推动公司在新媒体和新产品的拓展合作,明年的目标是“我们公司一点都不4A,而且还很懂互动营销”。

加油2013年,如果没有时光机,我们也不会后悔走过的每一段旅程。

08. 一月 2013 by Houhou
Categories: 随笔 DIARY | Leave a comment

Hello world!

这句话是所有编程语言的起始,也是所有程序员们心中经典的经典;作为这篇文章的开题和新Blog的开篇,以此来纪念2013年的劫后重生!

正如最近公司在做的年度总结一样,2012年发生了许多今生都无法忘怀的事情。所谓的“忘怀”对自己来说有着不同的含义,而这些不可能那么轻易的从生命中磨灭,就像我删除了所有的SNS的内容,却也知道那些记忆永远不可能遗忘,简称“自欺欺人”。

“错”是纠缠在2012年一个很关键的词汇,坦白的来说,所有问题的源头都是我自己,不管是工作还是在生活的态度上,大部分的状态都不能百分百投入一件事情,甚至有的时候会在质疑说,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就是某个时候的自己?慢慢的就在这种自我否定中走向了不可救药的结果。

“对”也是在2012年中发生的一个关键字,记得某次和同事去南京苏宁的出租车上 ,她不经意说的一句话更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以致到今日问我都相信所有的决定都是正确的,纵然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来欺骗自己。

2012年留下了许多的遗憾,等待2013年去弥补和改进,因为狮子座的我们总是相信明天会更好。

(图片为上海的团队成员)

05. 一月 2013 by Houhou
Categories: 随笔 DIARY | Leave a comment